救人与救市——美国疫情的背后①

先救人还是先救市,本不是一道多么难解的题目,却偏偏有人本末倒置,交出了一份不合格的答卷。多重危机相继爆发,不仅警示世人“美式人权”已是病入膏肓,更使美国“残酷资本主义”本性暴露无遗。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世界经济社会发展被迫按下“暂停键”,各国政府都面临治理大考。其中,先救人还是先救市——亦即人民利益和资本利益之间该有怎样的价值排序,本不是一道多么难解的题目,却偏偏有人本末倒置,交出了一份不合格的答卷。

郑永年认为,对美国来说,与中国全面脱钩是很困难的,这对美国经济的伤害也是巨大的。中国作为东亚产业链的枢纽,与中国脱钩的同时,还意味着与整个东亚产业链的重组,这个成本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并不是整个美国都想跟中国脱钩。美国企业是从本轮国际劳动分工当中获利最大的。硬性与中国脱钩实际上是违背资本的逻辑的。从历史来看,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执行门户开放政策以来,“从来没有放弃一块可以赚钱的地方”,郑永年说,难以想象美国资本如今会愿意放弃中国这么大的市场。

不过,郑永年强调,中美之间不会陷入如二战后美国与前苏联那样的冷战对峙当中。经过过去30多年的发展和全球化,中美两国依赖程度加深,所以一旦两国走向(部分)脱钩,会经历一个对双方来说都很痛苦的过程,而且对世界各个国家都有很大影响。

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内顾倾向不断抬头,新冠肺炎疫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经济全球化遭遇更大的逆风和回头浪。郑永年表示,全球化不会终止,但可能会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

郑永年指出,疫情之后,各国认识到“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至少不要过分集中在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城市。目前很多国家对产业链的重新布局已经开始了。

直至11月份的美国大选,也就是未来6个月时间,这一紧张局势恐怕还会持续,甚至进一步恶化。从之前曝光的消息来看,美国共和党政客已把抨击和妖魔化中国作为竞选策略,这会大大毒化中美关系。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这本应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价值理念。抗疫救人,各国本当不遗余力。中国经过艰苦卓绝努力并付出牺牲,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向世界证明了“早隔离、早治疗”是遏制疫情的关键。美国并非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早在2月14日,一份题为《美国政府应对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的措施》的备忘录就摆到决策者的办公桌上,其中明确建议采取包括“大幅限制公众集会规模,取消几乎所有体育赛事和表演,取消不能通过电话召开的公众和私人会议,考虑学校停课”等严格的疫情管制措施。然而决策层在听取相关措施将导致美国股市崩盘的判断后,立刻否决了该备忘录。

他指出,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超级全球化”创造了巨量的财富,但这些财富流入了少数人的手中。

全球供应链调整不是“去中国化”

欧洲国家更不会放弃中国市场了,只要中国继续保持甚至扩大开放,有钱赚,资本自然会过来。(完)

美国行政当局企图鼓励美企推进供应链“去中国化”,但能不能真执行下去,企业和资本是否会放弃中国市场,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比如苹果,如果要把所有制造环节搬回美国,成本将非常高昂,企业是否愿意或者有能力为此买单?

防控“窗口期”一失,美国疫情就如同脱缰野马,一路绝尘而去,“经济复苏”更加遥远,最终倒霉的还是底层民众、弱势群体。官方数据显示,美国3月15日至5月23日累计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达4080万。政府应势推出“薪资保护计划”,结果一些财大气粗的大企业利用规则漏洞获得巨额贷款,而一些亟须“续命”的小企业、小商铺却无法得到救助,不得不继续裁员。难怪沃克斯新闻网报道称,“这段时间,最容易被裁的人正是那些薪水最低的人,如餐饮业和零售业雇员”。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膝盖锁喉致死这桩“一张20美元疑似假钞引发的血案”,恰好说明美国工薪族是政府低效抗疫举措的牺牲品。

以美国为例,二战后,美国社会繁荣稳定的基石是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橄榄型社会结构。但过去40多年中,美国的中产阶级数量不断萎缩,占比从二战后的七成,跌至如今的不到五成。中产社会开始变成富豪社会,但国家既没有得到就业也没有得到税收。这种经济和社会分离的状况也让各国反思,全球化的方式需要调整。在这种全球化的调整过程中,将会伴随着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调整。

事实上,美国政府不仅一开始对“早隔离、早治疗”政策三心二意,在疫情防控最胶着时,更是心心念念“重启”经济,投放数万亿美元流动性注水救市,强令各行业解禁复工,鼓吹制造业回流,甚至威逼一些大型跨国汽车公司关闭在华工厂、到美设厂,寄望于“自己生病,让他国吃药”来续命。众所周知,美国公司近几年举债回购股票,已铸成很大的系统性风险。美联储出台零利率、“无限续杯”的量化宽松等政策,更是一场豪赌。“赌徒们”希冀:公司在政府的财政救助下撑上2-4个月,然后疫情得到控制,顺利复工复产,股市“满血复活”。

“这不仅仅是GDP增长速度几个百分点的下滑,更重要的是,这会割裂全球一体化市场和产业链,让许多其他国家也失去由分享知识和技术所带来的发展红利。”郑永年说。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美国高层的狂悖行为没能遏制住疫情,反而充分暴露出美国制度资本至上的本性。纵然人命关天,私有制下资本逐利的“天性”决定其必然专一地维护资本家及少数社会精英的利益,广大普通民众的福祉根本就无从谈起。更有甚者,包括时任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在内的多名国会议员,还涉嫌内幕交易丑闻——他们利用职务之便获知疫情风险后,一边刻意对公众淡化掩盖,一边悄悄抛售股票,在股市大跌前上演“完美”避险记。

谁鼓狂风,谁收暴雨。素以“人权灯塔”自居的美国,救人漫不经心,救市煞费苦心,结果自然是啪啪打脸——当下的美国,疫情“震中”叠加股灾“震中”,近来又成了人权状况“震中”。多重危机相继爆发,不仅警示世人“美式人权”已是病入膏肓,更使美国“残酷资本主义”本性暴露无遗。

郑永年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国没能控制好疫情。一些美国政客选择把责任推给中国,导致两国关系紧张升级。

在本轮全球化当中,中国是集纳产业链最多的国家,郑永年表示,这种全球产业链的重新安排和重新规划对中国有一定影响,但这并不是所谓的“去中国化”。

中美关系正在经历多年未遇的重大挑战。两国会走向全面脱钩吗?中美关系路在何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认为,美国要与中国全面脱钩是很困难的,对美国经济伤害巨大。中国是东亚产业链的枢纽,与中国脱钩的同时,意味着美国与整个东亚产业链的重组,这个成本可想而知。

中美如脱钩 将割裂全球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