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新冠疫情下的墨西哥“街头守望者”

新华社墨西哥城4月2日电 通讯:新冠疫情下的墨西哥“街头守望者”

每年春天,当蓝花楹绽放墨西哥首都街头,47岁小贩玛丽韦尔都能盼来游客。不过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如今她只能守望着空荡荡的广场,愁眉不展。

低调出院后的“高调”生活

头痛入院以为是重感冒

1月4日和5日,又是年终演出的时间。这是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60人的合唱团,在武汉黄陂区的一个山庄里,度过了欢乐的两天一夜。彼时,他们并不知道武汉已经出现了一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病毒,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谁是第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人。

一切看似如常。高密度聚集性活动,合唱时的大量飞沫,恰恰是这种病毒传播的最好条件。噩梦就此开始。事后张小薇得知,合唱团里面共有十多位团友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有3位已去世,1位下落不明。“联系不上的,估计也没有了,其他有的还在住院,有的也已经出院了。”

“我老婆住进医院一个小时之后,CT结果就出来了。医生悄悄和我说,肺部严重感染,需要隔离,叫我们家属就不要来了。”吴海蓝从医生的神情中看出了严重性,他怕妻子接受不了,就瞒下了,没有告诉她。

23日,缓过气来的吴海蓝回到家中,感受到死亡气息的他,知道患上这个病的凶险,此时妻子还躺在医院。他赶紧将女儿托付给孩子的舅舅照顾,并对孩子隐瞒了这一切。吴海蓝庆幸女儿每天早出晚归,庆幸女儿没有陪他们吃一顿饭,也庆幸女儿没来得及陪他们说话。

喜欢唱歌的张小薇参加了一个有60多人的业余合唱团,团员绝大多数都是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每周二和周五下午,他们请老师来上课,年底会举行隆重的演出活动,自娱自乐。

工作要点还指出,大力开展秋冬季呼吸道传染病预防控制的健康宣传,全面做好新冠肺炎疫情秋冬季防反弹的应对准备。(完)

针对无症状感染者防控,烟台市对所有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一律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对所有密切接触者一律进行实验室检测;对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一律转送到相关医院住院隔离观察治疗;无症状感染者出院后,一律纳入健康管理,实现全流程闭环管理。(完)

两人从“鬼门关”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张小薇目前还在隔离期,他们的日常生活还隔着两层口罩。他们非常清楚,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已过去了。做美食、唱歌、在客厅打羽毛球……他们宅在家里,把生活过得丰富而阳光,和其他不敢下楼的邻居相比,他们的生活显得很“高调”。

20日,早上八点,他下楼去卫生院打针,人太多。他觉得体力不支,上楼休息了两个小时,还是很多人,他坚持挺过去了。这一天,吴海蓝得知,一个朋友因为得了这个病在两天前去世。

张小薇从出院到现在,没有更新过微信朋友圈,里面没有任何有关自己患上新冠肺炎的信息。她的微信封面图是一个在阳光中起舞的女孩,配文“心若向阳,无畏悲伤”。头像下一行签名:“愿你走过人间坎坷岁月,仍能心无尘埃,温良慈悲。”

吴小小是武汉音乐学院大四学生。尽管一家人都在武汉,但吴小小一直住校。“一个月都经常见不到人”,张小薇说,1月8号,学校放寒假,吴小小打算回家。

“没有人会看着今天的就业报告,说我们应该暂停政府的进一步行动。这是自大萧条以来最高的失业率。”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大的、大胆的方法来支持美国工人和家庭。”

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五月份中国快递业创下2018年2月以来新高,快递业复工达产好于预期。其主要原因在于,受疫情影响,消费模式加速向线上转型。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疫情期间蓄积的大量消费需求转为线上释放。同时,直播带货营造了消费新场景等。

报道称,民主党人正争取于下周就另一项大规模疫情应对议案进行投票,该议案将包括向州和地方政府、新冠病毒检测和美国邮政服务提供更多资金。

医生想了一个办法。给张小薇开了氧疗的治疗,“本来我是在隔离期,不能让家属进来的。他看到我那个样子就让我进来的,他说反正都这样了救一个是救,救两个也是救。”吴海蓝说,当天晚上,他就躺在妻子旁边的病床上,原以为熬不过那个晚上,却等来了天亮。而且他的症状明显减轻了一些,过了几个小时,烧也退了。

不久之前,他们一度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把女儿托付给了舅舅照顾。现在,只等隔离期结束,她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

噩梦始于业余合唱团汇演

从山庄参加完演出回来的张小薇,在起初的几天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想着做什么好吃的招待即将回家的女儿吴小小。

21日,吴海蓝觉得自己也要不行了,每一次呼吸都感到非常困难。当他独自躺在床上为每一次呼吸努力的时候,非常渴望床头能有一个按铃,在他快不行的时候,按一下会有人来抢救他。正在住院的妻子,也一直想办法帮他联系医院住院,但一直没有下文。吴海蓝很担心下一口气,自己会接不上来了,他请求妻子的主治医生让他回到妻子身边。

截至6月10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连续56天零新增,但这一纪录在11日被中断。

就在一周前,玛丽韦尔还在为每天150比索(1美元约合24比索)工钱挤三个小时公交。尽管政府倡导保持健康社交距离,公交有时仍拥挤不堪,搭载着像她一样无法居家办公的“街头守望者”。不过这种忙碌现在也变得奢侈,疫情暴发让玛丽韦尔的雇主“歇息”了。

他还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制定应对第二波可能出现的新冠疫情的应急计划,包括未来可能暂停经济活动。

根据官方通报,10日中国内地重症病例依然保持“清零”状态,并连续第四天无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不知情的张小薇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住院照片,感慨流感病毒之厉害,让她“实在是顶不住了” 。

“18号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必须要去医院了。但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就在家里躺下休息,然后打车去医院。”吴海蓝说,在医院排队的人非常多,他挂了一个急诊,一直等到下午5点。

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吴海蓝让朋友帮忙联系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就在他们等待挂号的时候,张小薇已经站不稳了。“我赶紧找了一个轮椅过来,直接办了住院。当时也没有床位了,临时加了一个床位在过道里面。”吴海蓝说,当天医院就要求张小薇验血、照肺部CT。

疫情暴发前,玛丽韦尔摊位所在的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每天迎来近万名国内外游客,她摊上的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工艺品十分畅销。

张小薇觉得自己得了重感冒,按照原来的经验,买点药吃就过去了。这一次,她打完针之后,头痛更为厉害。

被死神纠缠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谈及应对疫情的准备,一瓶免洗洗手液和一个口罩就是出租车司机格雷戈里奥的所有防疫装备。每当乘客咳嗽打喷嚏,没有医保的他默默看向后视镜,心里忐忑不安。尽管油价跌了两成,寥寥无几的乘客却让他家都快揭不开锅,口罩等防疫装备也变得又贵又难买。

现在,每天睡到自然醒后,张小薇就躺在床上想做点什么好吃的。在医院躺了24天的她,2月6日出院,心情大好,身体恢复得很快,胃口也非常好。老公吴海蓝一直没住进医院,情况一度比她更为凶险,现在也早已解除隔离。

据报道,库德洛表示,白宫5月与国会的正式磋商已暂停。库德洛在谈及为何暂停磋商时表示:“我们刚刚才注入了一大笔资金。”

吴海蓝和张小薇是一对70后夫妇,有一个正在上大四的女儿。音乐,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共同爱好。吴海蓝是职业音乐人,张小薇则喜欢唱歌和朗诵。夫妻俩平常在家,也会一起唱歌,吴海蓝喜欢用吉他伴奏。

说起没工作,隔壁水果摊的老汉胡安也很无奈。原本一天轻松卖到数千比索,现在连30比索的水果杯都卖不掉。胡安摆摊40年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形,他不知道怎么养活一家5口。

墨西哥央行4月1日公布一份调查结果,预测2020年墨西哥经济负增长3.5%。另据一份墨西哥智库研究报告,新冠疫情可能会导致超过2000万墨西哥人陷入贫困。

吴海蓝赶紧带她来到附近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已经有大量排队等候看病的患者。医务人员告诉她们,如果要在这里排队看病,估计要等四五个小时。

据墨西哥小型商贩联盟预估,3月20日至4月20日,多数墨西哥民众将在家隔离,墨西哥每个家庭食品消费将升至1.6万比索,水、电等费用将上涨约50%。

1月11日,张小薇感到头疼,没有在意。第二天情况更严重,她想着忍忍或许就过去了。第三天,实在忍受不了,就到楼下的卫生院去打了一针。

本土确诊病例连续4天零新增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其中4例来自巴基斯坦,另2例分别来自美国和印度。据上海市卫健委介绍,6名患者均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138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中国国家卫健委11日通报,10日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1例,均为境外输入,累计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797例。当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4例,转为确诊病例1例,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29例。

与此同时,烟台先后在济南、青岛、烟台、威海及北京、沈阳、大连设立了7个工作专班,负责点对点接回入境人员。严格落实入境人员查验程序和后续管理措施,做到全流程、全链条管控。海港口岸方面。成立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专班,强化联防联控和应急处置,严格落实信息共享、查验检疫、进境船舶和船员动态管控等措施,严厉打击非法搭载海外人员以及各类偷渡行为,切断海上疫情输入渠道。截至5月8日,全市累计入境人员6871人,尚在集中隔离107人,均无异常情况。

看到昔日在马拉松赛场上健步如飞的老公,几天时间就奄奄一息,张小薇心急如焚。120、12345、110……能想到的渠道都想过了,能求助的朋友都找过了,所有的医院都住不进去。

美国劳工部8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4月份美国就业岗位减少了2050万个,失业率飙升至14.7%。

1月22日,医院给他们两夫妻做了核酸检测,吴海蓝病情非常严重,但显示为阴性,张小薇症状较轻,显示为阳性。张小薇的阳性结果,在意料之中。阴性则给了吴海蓝莫大的安慰,他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那罐氧气已经把自己给治好了。”

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之际,中国内地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增长,10日新增1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分别由上海、广东、天津和福建报告,创下近10天来的新高。

可网上的消息让他有点乱,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会不会再度恶化。大年初一早上,他在网上看到一位医护人员去世的消息,这是他知道的第一个去世的医护人员,还是他和妻子的朋友。

“医生告诉我,应该就是外面说的那个病。一下给我开了5瓶药水给我打吊针。”吴海蓝说,等那些药水打完了,他的病情已经很重了。

北京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11日表示,该病例再次敲响了警钟,说明发生病例的风险随时存在。公众需深刻认识首都疫情防控的特殊重要性、复杂性及不确定性,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要及时就近诊疗,要科学佩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不扎堆、不聚会。

尽管缓了过来,吴海蓝的身体依然极度虚弱。“得了这个病非常奇怪,嘴里会特别的咸。吃什么都觉得咸得张不开嘴,张开了又难以下咽的那种。”吴海蓝说,当时强迫自己喝粥、吃水果、吃巧克力保证基本能量需求。

截至10日24时,中国内地现有确诊病例62例(其中境外输入61例),累计治愈出院78361例、死亡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3057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95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107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5例,台湾地区443例)。

此时,疫情在武汉迅速蔓延。从得知妻子患上传染病,吴海蓝开始对自己和女儿的身体状况保持高度警惕。但一切都晚了,就在妻子住院三天后,也即知道自己要被隔离的那天起,吴海蓝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了。

一直保持锻炼的吴海蓝对身体非常自信,却对这个疾病缺乏认识。1月17日他参加了一场演出。1月18日回办公室上班,但戴上了口罩。高烧让他精神非常不好,中午1点他就回家了,此后状况迅速恶化,让他始料不及。

北京市11日通报1例本土确诊病例。患者自述近2周无出京史、无外来人员密切接触史。有关部门正在对患者进行严密的流行病学调查,进一步追根溯源,以切断传播途径。对其所在小区进行封闭式管理,恢复测温等措施,对其活动场所进行追踪、监测采样和消毒。

北京本土确诊病例56天“零新增”被中断

当日下午的最新消息称,上述病例家庭中的两名密切接触者首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近一个多月来,中国内地虽然不断出现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但仅有4天日增突破个位数,分别是4月28日21例、5月24日11例、5月31日16例和6月10日11例。

5月份中国快递业创2018年2月以来新高

原本想和女儿多说说话,可这个“长得好看的小懒虫”每天为找工作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3月下旬,墨西哥确诊病例破千。政府陆续出台措施:关闭部分公共场所,建议民众居家隔离,劝导民众暂停 “非必要活动”,宣布国家进入卫生紧急状态等。

墨西哥金融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豪尔赫·桑切斯表示,非正式就业群体在墨西哥属最脆弱人群之一。据墨西哥国家地理统计局数据,不少人挣扎在每天123比索的最低工资线上。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晚上,第二天,1月19日上午,吴海蓝又去医院挂了一个门诊。医生开了两次打针的药水。早上打完针后,他已经感觉呼吸困难,等到打第二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以后,输液室全都是在等候打针的人,他感觉呼吸更困难。

“要欠债了,我得去当东西。”玛丽韦尔被雇主“强行放假”后断了生计。在隔壁摊位打工的儿子也没活干,儿媳妇月底就要生孩子了。“谁能告诉我,没工作我们怎么维持基本生活?”

他们曾不愿回忆那段身心反复遭受摧残的日子。现在,一切都成过去,他们已能坦然面对。也有邻居偶尔提醒他们注意防护。“他们叫我还是注意一点,说我们这栋楼有病例,还不知道是哪一户。我不能告诉他们,就是我们,那样他们会更害怕。” 张小薇说。

其实,头像和签名都是好几年前的。

妻子住院三天后老公发病

中国国家邮政局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中国快递业务量完成73.8亿件,同比增长41%,快递业务收入完成7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

此后,吴海蓝每天和妻子保持沟通,同时找各种理由搪塞不去看她。“因为没去看她,她很生气,两三天后就瞒不住了,知道自己要被隔离。”吴海蓝说,虽然妻子被隔离,实际上还是住在神经内科的双人病房,但只住了她一个人。

她和老公身体逐渐恢复,也重拾生活信心。

北京市卫健委11日发布《关于印发2020年疾病预防控制工作要点的通知》称,整合现有呼吸道传染病监测工作,建立常态化新冠肺炎监测系统,及时发现报告新冠肺炎相关病例,动态掌握新冠病毒流行规律与特征并进行风险研判与预警。

疫情中非正式就业群体情况已引起政府和社会关注。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日前宣布将向小型企业和商贩提供贷款支持,以缓解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

“排队的时候实在站不稳了,医生也看我情况不对,赶紧扶我到一个角落休息。几分钟后好像又缓过来了。但医生给我看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吴海蓝说,虽然那时还没有核酸检验,但CT显示他双肺严重感染。

“我会不会死啊?”此前一直鼓励妻子的吴海蓝,先失去了信心。那一刻,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非常绝望。

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再次突破个位数

这一天是1月16日,有关传染病的消息已经在武汉渐渐流传开来。吴海蓝依然怀有侥幸心理,因为他的症状和妻子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头痛欲裂,仅是发烧。16日,39°!买药吃!17日,39.5°,高烧不退。

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四项重大刺激法案,其中三项旨在稳定经济,以应对创纪录的失业率。

广东3例由广州市报告,均来自孟加拉国,在入境口岸发现,入境后即被隔离观察;天津和福建各1例,分别来自美国和伊朗。

伤心和担忧让他的病情雪上加霜。

因为身体非常虚弱,为了节省体力,吴海蓝想到了一个办法,从医院开药之后到楼下不远的卫生院打针。他说,当时感染肺炎的人数和他病情的恶化一样,迅速增加。“我18号第一次到医院的时候,虽然门诊很多人,但输液室人不多,开了药马上就打针了,隔了一天,医院和卫生院突然就要排很久的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