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高度称赞中非抗疫合作

据当地媒体14日报道,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执行秘书维拉·桑威赞扬中国对非洲抗疫工作的支持,并呼吁非洲国家应该投桃报李回馈中国的支持。她表示中非在健康方面也有良好的合作,强调加强中非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并呼吁20国集团(G20国家)进一步加强对非洲抗疫工作的支持。(总台记者 田超颖)

对于刘亦菲,我们实在是太熟悉了——多少观众看着她的《金粉世家》《天龙八部》《仙剑奇侠传》《神雕侠侣》一路走来,多少人对于她的天仙神颜无法诟病。

刘亦菲:“猛”(笑)我发现大家喜欢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词儿,但我的回答有时候比较无聊。其实演员准备一个角色,它不是像写小说那样跌宕起伏,它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觉得我也不是一个特别有定性的人,我也有很多可能性,我也有很多潜力,所以我觉得木兰也是我的一个面相而已。

Mtime:这次的真人版《花木兰》是对原版动画片的改编,但又不太一样,那这个角色你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Mtime:他这次角色和动画片不太一样,但木兰的角色和动画片还是有共同的地方,你们经常会私下讨论角色会哪里不一样,然后一起打磨吗?

我觉得她是一个充满光环的人物,但是有很多种表达方式,《木兰辞》里有大家对于木兰这个人物的认识和想象,而在电影里面,对于我来讲,更重要的是了解她更真实的一面,她的困惑,她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样的。

Mtime:你之前算是有武术基础的么?那这次觉得最难的训练是什么?

刘亦菲:我不太想别人是怎么想的,我只会想我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有自己想的特别具体,各个状态都觉得行了,别人才会觉得你行。但不能一直问别人,你觉得我怎么样?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Mtime:你觉得你和木兰这个角色最能共情的点是什么?

刘亦菲:其实我不会武术,只是我每一次进到角色里面,我会觉得很有力量。这些技能我觉得是不难的,只要你努力是可以完成的。难的是角色剧本和我自己的准备工作,相对来讲,这是对我来说比较有挑战的部分。

Mtime:聊一聊男主角安柚鑫吧,他形象特别好,那他和你这样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合作会不会有很多压力?

刘亦菲:我英语其实也没有说得那么好,但我就觉得,你要让我去演一个法语或别的语言的戏,如果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我肯定也会要求,给我多少时间训练,我试一试可不可以?我是觉得一个演员站在摄影机面前说话,就算你说的是自己的母语,也是不一样的,它是有戏在里面的,所以还是戏对了,其他的这种语言之类的就都对了。

Mtime:这次和以往拍摄国内电影也好,好莱坞电影也好,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嘛,因为毕竟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好莱坞大片儿的大女主。

Mtime:拍摄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你之前做了哪些准备?

因为木兰从内心来讲,我觉得她也是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试着解放自己,最终才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真实的身份,也从而获得更多。我觉得这对我是一个启发,在爱和尊敬的前提下,也去开发自己的一些创作潜能,并且赋予这个故事一些新的内容和角度。

值得一提的是,C罗本赛季打进28粒意甲进球后,成为继1959-60赛季西沃里(28球)之后,首位单赛季意甲28+球的尤文球员,追平尘封60年的尤文队史纪录。

刘亦菲:其实我觉得重要的是,让全球观众都有机会了解到这个源于中国的传奇故事。而且我们有很多国家的配音版本,我也为中文版配了音,感觉重新演了一次,非常有意思。

那你说学到了什么?我觉得学的可能就是让我们潜意识里面,能够忘我地去表演,不用想到发音这些东西。然后我们的英文在电影里也不是一个有地域的英文,就是那种标准的,有一点中式口音的,或者有一点他们觉得比较符合这个人物的感觉,那我就是听着然后就去学习模仿了。

Mtime:需要为本片的拍摄,额外学英语么?

刘亦菲:我们都很爱木兰辞,这也是动画片的灵感来源。而后动画片把我们东方文化带到了广阔的世界舞台上,受到了大家喜欢。那这一次真人片拍摄,我觉得要放下很多期待,包袱,去解放自己。

Mtime:花木兰的故事在今天被重新演绎,花木兰这个人物代表的精神价值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今天的观众还需要去看这样的一个故事?

Mtime: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其实用什么语言,对这个电影本身来说没有那么重要,只不过它恰好是一个英语制片的电影?

刘亦菲:我一直真的不觉得我家喻户晓,有名的演员明星太多了,我自己始终觉得我挺爱演员这个身份的,可能比明星这个身份要更爱。我一直有和媒体说,就是我们上学的时候说的,要试着去爱你心中的艺术,而不是爱艺术中的自己。我觉得这句话现在越来越有道理,我觉得柚鑫也是这样,他蛮接地气的,也很用功,很简单。

2017年底迪士尼官宣,在经历了为期一年的搜寻之后,遍访五大洲,终于敲定花木兰人选——刘亦菲在近1000位试镜演员中被选中。对于这个角色的要求包括要有可靠的武术技能,要会说英文,最重要的是要具备明星素养。

刘亦菲:我会特别想发挥到极致,当然每一个角色我都会想要发挥到极致,但是这个角色非常难得,也很幸运。而且不只是我,我觉得我们所有主创,包括服装、道具、美术,他们来自各个国家,但都非常爱木兰这个故事。我觉得做电影和艺术,你必须要对它们有爱,你才会开始想要怎么投入。爱是第一步。同时,这个作品也给我们带来了期待,希望可以让很多人看到它。

2014年的中外合拍片《白幽灵传奇之绝命逃亡》中,这一次与神仙姐姐搭戏的是“阿纳金”本金海登·克里斯滕森(前面还说《花木兰》中的“气”像“原力”来着是不是),本片中还有中国人民老朋友尼古拉斯·凯奇的倾情出演。

刘亦菲:私下最多说的就是“Yoson,等一下怎么演”,我也是即兴的啊,反正怎么演你就怎么接(笑)。他有时候也是半开玩笑的这种,要逗逗他。

因为我们其实一直看到她的战绩,但是我对于她的从少女成长为女人,成长为战士这个过程比较感兴趣。她的精神是什么?我觉得是勇敢,她知道她的挑战和困难,但还是选择踏出这一步,但我觉得没有人天生就是勇敢的。这一点对于现在来讲,我觉得不论你是什么年龄或者是什么性别,都是一个功课。

刘亦菲:我有三个月的训练时间,每天有体能,骑马,和基本技能训练。还有军队训练,练习队形。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和大家在一起玩。另外还有台词的训练。我还训练过潜水,但最后也没用上,不过确实是学了一些硬技能在身上。

《白幽灵传奇之绝命逃亡》

片场照特别欢乐(图源见水印)

在访谈中,刘亦菲提到了自己身为迪士尼第一位真人电影亚裔主角,承载了哪些压力;为拍摄本片她做了哪些动作、语言训练方面的准备,她与“木兰”最能共情的点是什么,以及她对于“木兰”这一“大女主”角色,有怎样的深刻体会。

刘亦菲:确实是非常荣幸的一次机会,但是其实落实到实处都是一样的过程。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压力吧,压力太大有时候是好事,但是有时候会阻碍你情感的表达。所以我觉得要特别了解自己,不要让自己有那么多的这种杂念。

Mtime:身为迪士尼第一位真人电影的亚裔主角,和之前的角色相比,会不会承载更多东西?

另外,C罗两次主罚点球命中后,本赛季11次主罚点球全部命中,和因莫比莱一起成为五大联赛点球命中数最多的球员。如今,C罗职业生涯主罚157个点球,命中了其中的131个。

Mtime:你觉得为什么到最后选中了你来扮演花木兰呢?